沈佺期简介_沈佺期的诗词_沈佺期诗词全集赏析_古诗百科 

沈佺期

沈佺期
     沈佺期(?~约714),字云卿,相州内黄(今属河南)人。初唐诗人。

    沈佺期于上元二年(675)登进士第,授协律郎。武后时,历通事舍人、考功员外郎、给事中等职。曾预修《三教珠英》。长安中,曾因受贿入狱。中宗神龙元年(705),以媚附张易之等,被流放鹱州。稍迁台州录事参军。后召为起居郎,兼修文馆直学士。官至中书舍人、太子少詹事。开元初卒。

    沈佺期与宋之问并为武周及唐中宗时期著名的宫廷诗人,《新唐书·宋之问传》谓“魏建安后迄江左,诗律屡变,至沈约、庾信以音韵相婉附,属对精密。及之问、沈俭期又加靡丽,回忌声病,约句准篇,如锦绣成文。学者宗之,号为沈、宋”。一方面,他们的诗多应制之作,不脱梁、陈以来华艳之风;另一方面,却对律诗诸体的定型与完备有很大的作用。

    沈佺期的诗,无论格调之靡丽、诗律之精工,皆不逊宋之问,张说曾谓“沈三兄诗,直须还他第一”(刘谅《隋唐嘉话》),而七律尤胜。他有一些表现思妇征人题材的作品,如《杂诗》三首、《古意呈乔补阙知之》(一作《独不见》)等,还是很好地体现了他的主要风格,情韵含婉,稳顺声势,为后人所传诵。明何景明等人甚至将其《独不见》一首推举为唐七律之冠(杨慎《升庵诗话》卷十)。他本人在南流期间诗风也有所转变,写下了不少具有真切人生感受的诗篇,如《夜宿七盘岭》、《初达骧州》、《岭表逢寒食》、《鹱州南亭夜颦》等,均流露出深切的离愁和失意之惆怅,显得凄楚动人。

    据《唐书》本传,沈佺期原有集十卷,已佚。明人辑有《沈佺期集》(一名《沈云卿集》)。
《沈佺期诗词全集》

入卫作

淇上风日好,纷纷沿岸多。绿芳幸未歇,泛滥此明波。
采蘩忆幽吹,理棹想荆歌。郁然怀君子,浩旷将如何。

黄鹤

黄鹤佐丹凤,不能群白鹇。拂云游四海,弄影到三山。
遥忆君轩上,来下天池间。明珠世不重,知有报恩环。

入少密溪

云峰苔壁绕溪斜,江路香风夹岸花。树密不言通鸟道,
鸡鸣始觉有人家。人家更在深岩口,涧水周流宅前后。
游鱼瞥瞥双钓童,伐木丁丁一樵叟。自言避喧非避秦,
薜衣耕凿帝尧人。相留且待鸡黍熟,夕卧深山萝月春。

立春日内出彩花应制

合殿春应早,开箱彩预知。花迎宸翰发,叶待御筵披。
梅讶香全少,桃惊色顿移。轻生承剪拂,长伴万年枝。

奉和洛阳玩雪应制

周王甲子旦,汉后德阳宫。洒瑞天庭里,惊春御苑中。
氛氲生浩气,飒沓舞回风。宸藻我盈尺,赓歌乐岁丰。

幸梨园亭观打球应制

今春芳苑游,接武上琼楼。宛转萦香骑,飘飖拂画球。
俯身迎未落,回辔逐傍流。只为看花鸟,时时误失筹。

岁夜安乐公主满月侍宴

除夜子星回,天孙满月杯。咏歌麟趾合,箫管凤雏来。
岁炬常然桂,春盘预折梅。圣皇千万寿,垂晓御楼开。

安乐公主移入新宅

初闻衡汉来,移住斗城隈。锦帐迎风转,琼筵拂雾开。
马香遗旧埒,风吹绕新台。为问沈冥子,仙槎何处回。

仙萼亭初成侍宴应制

山中气色和,宸赏第中过。辇路披仙掌,帷宫拂帝萝。
泉临香涧落,峰入翠云多。无异登玄圃,东南望白河。

送金城公主适西蕃应制

金榜扶丹掖,银河属紫阍。那堪将凤女,还以嫁乌孙。
玉就歌中怨,珠辞掌上恩。西戎非我匹,明主至公存。

骢马

西北五花骢,来时道向东。四蹄碧玉片,双眼黄金瞳。
鞍上留明月,嘶间动朔风。借君驰沛艾,一战取云中。

紫骝马

青玉紫骝鞍,骄多影屡盘。荷君能剪拂,躞蹀喷桑干。
踠足追奔易,长鸣遇赏难。摐金一万里,霜露不辞寒。

剪彩

宫女怜芳树,裁花竞早荣。寒依刀尺尽,春向绮罗生。
弱蒂盘丝发,香蕤结素成。纤枝幸不弃,长就玉阶倾。

和常州崔使君寒食夜

闻道清明近,春闱向夕阑。行游昼不厌,风物夜宜看。
斗柄更初转,梅香暗里残。无劳秉华烛,晴月在南端。

洛州萧司兵谒兄还赴洛成礼

棠棣日光辉,高襟应序归。来成鸿雁聚,去作凤凰飞。
细草承轻传,惊花惨别衣。灞亭春有酒,岐路惜芬菲。

饯高唐州询

弱冠相知早,中年不见多。生涯在王事,客鬓各蹉跎。
良守初分岳,嘉声即润河。还从汉阙下,倾耳听中和。

和元舍人万顷临池玩月戏为新体

春风摇碧树,秋雾卷丹台。复有相宜夕,池清月正开。
玉流含吹动,金魄度云来。熠爚光如沸,翩翾景若摧。
半环投积草,碎璧聚流杯。夜久平无焕,天晴皎未隤。
镜将池作匣,珠以岸为胎。有美司言暇,高兴独悠哉。
挥翰初难拟,飞名岂易陪。夜光殊在握,了了见沉灰。

夜游

今夕重门启,游春得夜芳。月华连昼色,灯影杂星光。
南陌青丝骑,东邻红粉妆。管弦遥辨曲,罗绮暗闻香。
人拥行歌路,车攒斗舞场。经过犹未已,钟鼓出长杨。

夏日梁王席送张岐州

秦鸡常下雍,周凤昔鸣岐。此地推雄抚,惟良寄在斯。
家传七豹贵,人擅八龙奇。高传生光彩,长林叹别离。
天人开祖席,朝采候征麾。翠帟当郊敞,彤幨向野披。
芃芃秋麦盛,苒苒夏条垂。奏计何时入,台阶望羽仪。

夏日都门送司马员外逸客孙员外佺北征

二庭追虏骑,六月动周师。庙略天人授,军麾相国持。
复言征二妙,才命重当时。画省连征橐,横门共别词。
云迎出塞马,风卷度河旗。计日方夷寇,旋闻杕杜诗。

登瀛州南城楼寄远

层城起丽谯,凭览出重霄。兹地多形胜,中天宛寂寥。
四荣摩鹳鹤,百拱厉风飙。北际燕王馆,东连秦帝桥。
晴光七郡满,春色两河遥。傲睨非吾土,踌躇适远嚣。
离居欲有赠,春草寄长谣。

送卢管记仙客北伐

羽檄西北飞,交城日夜围。庙堂盛征选,戎幕生光辉。
雁行度函谷,马首向金微。湛湛山川暮,萧萧凉气稀。
饯途予悯默,赴敌子英威。今日杨朱泪,无将洒铁衣。

入鬼门关

昔传瘴江路,今到鬼门关。土地无人老,流移几客还。
自从别京洛,颓鬓与衰颜。夕宿含沙里,晨行冈路间。
马危千仞谷,舟险万重湾。问我投何地,西南尽百蛮。

三日独坐驩州思忆旧游

两京多节物,三日最遨游。丽日风徐卷,香尘雨暂收。
红桃初下地,绿柳半垂沟。童子成春服,宫人罢射鞴。
禊堂通汉苑,解席绕秦楼。束皙言谈妙,张华史汉遒。
无亭不驻马,何浦不横舟。舞籥千门度,帷屏百道流。
金丸向鸟落,芳饵接鱼投。濯秽怜清浅,迎祥乐献酬。
灵刍陈欲弃,神药曝应休。谁念招魂节,翻为御魅囚。
朋从天外尽,心赏日南求。铜柱威丹徼,朱崖镇火陬。
炎蒸连晓夕,瘴疠满冬秋。西水何时贷,南方讵可留。
无人对炉酒,宁缓去乡忧。

从驩州廨宅移住山间水亭赠苏使君

遇坎即乘流,西南到火洲。鬼门应苦夜,瘴浦不宜秋。
岁贷胸穿老,朝飞鼻饮头。死生离骨肉,荣辱间朋游。
弃置一身在,平生万事休。鹰鹯遭误逐,豺虎怯真投。
忆昨京华子,伤今边地囚。愿陪鹦鹉乐,希并鹧鸪留。
日月渝乡思,烟花换客愁。幸逢苏伯玉,回借水亭幽。
山柏张青盖,江蕉卷绿油。乘闲无火宅,因放有渔舟。
适越心当是,居夷迹可求。古来尧禅舜,何必罪驩兜。

从崇山向越常

朝发崇山下,暮坐越常阴。西从杉谷度,北上竹溪深。
竹溪道明水,杉谷古崇岑。差池将不合,缭绕复相寻。
桂叶藏金屿,藤花闭石林。天窗虚的的,云窦下沉沉。
造化功偏厚,真仙迹每临。岂徒探怪异,聊欲缓归心。

哭苏眉州崔司业二公

涣汗天中发,伶俜海外旋。长沙遇太守,问旧几人全。
国宝亡双杰,天才丧两贤。大名齐弱岁,高德并中年。
礼乐羊叔子,文章王仲宣。相看尚玄鬓,相次入黄泉。
流放蛮陬阔,乡关帝里偏。亲朋云雾拥,生死岁时传。
崔昔挥宸翰,苏尝济巨川。绛衣陪下列,黄阁谬差肩。
及此俱冥昧,云谁叙播迁。隼舆怀旧辙,鳣馆想虚筵。
家爱方休杵,皇慈更撤县。铭旌西蜀路,骑吹北邙田。
陇树应秋矣,江帆故杳然。罢琴明月夜,留剑白云天。
涕泗湘潭水,凄凉衡峤烟。古来修短分,神理竟难筌。

夜宴安乐公主宅

濯龙门外主家亲,鸣凤楼中天上人。
自有金杯迎甲夜,还将绮席代阳春。

送乔随州侃

结交三十载,同游一万里。情为契阔生,心由别离死。
拜恩前后人,从宦差池起。今尔归汉东,明珠报知己。

自昌乐郡溯流至白石岭下行入郴州

兹山界夷夏,天险横寥廓。太史漏登探,文命限开凿。
北流自南泻,群峰回众壑。驰波如电腾,激石似雷落。
崖留盘古树,涧蓄神农药。乳窦何淋漓,苔藓更彩错。
娟娟潭里虹,渺渺滩边鹤。岁杪应流火,天高云物薄。
金风吹绿梢,玉露洗红箨。溯舟始兴廨,登践桂阳郭。
匍匐缘修坂,穹窿曳长索。碍林阻往来,遇堰每前却。
救艰不遑饭,毕昏无暇泊。濯溪宁足惧,磴道谁云恶。
我行山水间,湍险皆不若。安能独见闻,书此贻京洛。

伤王学士

闭囚断外事,昧坐半馀期。有言颖叔子,亡来已一时。
初闻宛不信,中话涕涟洏。痛哉玄夜重,何遽青春姿。
忆汝曾旅食,屡空瀍涧湄。吾徒禄未厚,筲斗愧相贻。
原宪贫无愁,颜回乐自持。诏书择才善,君为王子师。
宠儒名可尚,论秩官犹欺。化往不复见,情来安可思。
目绝毫翰洒,耳无歌讽期。灵柩寄何处,精魂今何之。
恨予在丹棘,不得看素旗。孀妻知己叹,幼子路人悲。
感游值商日,绝弦留此词。

晦日浐水应制

素浐接宸居,青门盛祓除。摘兰喧凤野,浮藻溢龙渠。
苑蝶飞殊懒,宫莺啭不疏。星移天上入,歌舞向储胥。

九日临渭亭侍宴应制得长字

御气幸金方,凭高荐羽觞。魏文颁菊蕊,汉武赐萸房。
秋变铜池色,晴添银树光。年年重九庆,日月奉天长。

幸白鹿观应制

紫凤真人府,斑龙太上家。天流芝盖下,山转桂旗斜。
圣藻垂寒露,仙杯落晚霞。唯应问王母,桃作几时花。

奉和圣制同皇太子游慈恩寺应制

肃肃莲花界,荧荧贝叶宫。金人来梦里,白马出城中。
涌塔初从地,焚香欲遍空。天歌应春籥,非是为春风。

和中书侍郎杨再思春夜宿直

西禁青春满,南端皓月微。千庐宵驾合,五夜晓钟稀。
星斗横纶阁,天河度琐闱。烟光章奏里,纷向夕郎飞。

和崔正谏登秋日早朝

鸡鸣朝谒满,露白禁门秋。爽气临旌戟,朝光映冕旒。
河宗来献宝,天子命焚裘。独负池阳议,言从建礼游。

李舍人山园送庞邵

符传有光辉,喧喧出帝畿。东邻借山水,南陌驻骖騑。
握手凉风至,当歌秋日微。高幨去勿缓,人吏待霜威。

送陆侍御馀庆北使

古人贵将命,之子出輶轩。受委当不辱,随时敢赠言。
朔途际辽海,春思绕轘辕。安得回白日,留欢尽绿樽。

岳馆

洞壑仙人馆,孤峰玉女台。空濛朝气合,窈窕夕阳开。
流涧含轻雨,虚岩应薄雷。正逢鸾与鹤,歌舞出天来。

饯唐郎中洛阳令

一台推往妙,三史伫来修。应宰凫还集,辞郎雉少留。
郊筵乘落景,亭传理残秋。愿以弦歌暇,芝兰想旧游。

十三四时尝从巫峡过他日偶然有思

小度巫山峡,荆南春欲分。使君滩上草,神女馆前云。
树悉江中见,猿多天外闻。别来如梦里,一想一氛氲。

驩州南亭夜望

昨夜南亭望,分明梦洛中。室家谁道别,儿女案尝同。
忽觉犹言是,沉思始悟空。肝肠馀几寸,拭泪坐春风。

少游荆湘因有是题

岘北焚蛟浦,巴东射雉田。岁时宜楚俗,耆旧在襄川。
忆昨经过处,离今二十年。因君访生死,相识几人全。

咸阳览古

咸阳秦帝居,千载坐盈虚。版筑林光尽,坛场霤听疏。
野桥疑望日,山火类焚书。唯有骊峰在,空闻厚葬馀。

览镜

霏霏日摇蕙,骚骚风洒莲。时芳固相夺,俗态岂恒坚。
恍忽夜川里,蹉跎朝镜前。红颜与壮志,太息此流年。

题椰子树

日南椰子树,香袅出风尘。丛生调木首,圆实槟榔身。
玉房九霄露,碧叶四时春。不及涂林果,移根随汉臣。

则天门赦改年

圣人宥天下,幽钥动圜狴。六甲迎黄气,三元降紫泥。
笼僮上西鼓,振迅广阳鸡。歌舞将金帛,汪洋被远黎。

章怀太子靖妃挽词

彤史佳声载,青宫懿范留。形将鸾镜隐,魂伴凤笙游。
送马嘶残日,新萤落晚秋。不知蒿里曙,空见陇云愁。

人日重宴大明宫赐彩缕人胜应制

拂旦鸡鸣仙卫陈,凭高龙首帝城春。千官黼帐杯前寿,
百福香奁胜里人。山鸟初来犹怯啭,林花未发已偷新。
天文正应韶光转,设报悬知用此辰。

从幸香山寺应制

南山奕奕通丹禁,北阙峨峨连翠云。岭上楼台千地起,
城中钟鼓四天闻。旃檀晓阁金舆度,鹦鹉晴林采眊分。
愿以醍醐参圣酒,还将祇苑当秋汾。

嵩山石淙侍宴应制

金舆旦下绿云衢,彩殿晴临碧涧隅。溪水泠泠杂行漏,
山烟片片绕香炉。仙人六膳调神鼎,玉女三浆捧帝壶。
自惜汾阳纡道驾,无如太室览真图。

和上巳连寒食有怀京洛

天津御柳碧遥遥,轩骑相从半下朝。行乐光辉寒食借,
太平歌舞晚春饶。红妆楼下东郊道,青草洲边南渡桥。
坐见司空扫西第,看君侍从落花朝。

守岁应制

南渡轻冰解渭桥,东方树色起招摇。天子迎春取今夜,
王公献寿用明朝。殿上灯人争烈火,宫中侲子乱驱妖。
宜将岁酒调神药,圣祚千春万国朝。
第九十七卷

陪幸韦嗣立山庄

台阶好赤松,别业对青峰。茆室承三顾,花源接九重。
虹旗萦秀木,凤辇拂疏筇。径直千官拥,溪长万骑容。
水堂开禹膳,山阁献尧钟。皇鉴清居远,天文睿奖浓。
岩泉他夕梦,渔钓往年逢。共荣丞相府,偏降逸人封。

奉和圣制幸礼部尚书窦希玠宅

北阙垂旒暇,南宫听履回。天临翔凤转,恩向跃龙开。
兰气薰仙帐,榴花引御杯。水从金穴吐,云是玉衣来。
池影摇歌席,林香散舞台。不知行漏晚,清跸尚裴徊。

同李舍人冬日集安乐公主山池

尝闻天女贵,家即帝宫连。亭插宜春果,山冲太液泉。
桥低乌鹊夜,台起凤凰年。故事犹如此,新图更可怜。
紫岩妆阁透,青嶂妓楼悬。峰夺香炉巧,池偷明镜圆。
梅花寒待雪,桂叶晚留烟。兴尽方投辖,金声还复传。

酬杨给事兼见赠台中

子云推辨博,公理擅词雄。始自尚书省,旋闻给事中。
言从温室秘,籍向琐闱通。顾我叨郎署,惭无草奏功。
分曹八舍断,解袂五时空。宿昔陪馀论,平生赖击蒙。
神仙应东掖,云雾限南宫。忽枉琼瑶赠,长歌兰渚风。

移禁司刑

畴昔参乡赋,中年忝吏途。丹唇曾学史,白首不成儒。
天子开昌箓,群生偶大炉。散材仍葺厦,弱羽遽抟扶。
宠迈乘轩鹤,荣过食稻凫。何功游画省,何德理黄枢。
吊影惭非据,倾心事远图。盗泉宁止渴,恶木匪投躯。
任直翻多毁,安身遂少徒。一朝逢纠谬,三省竟无虞。
白简初心屈,黄纱始望孤。患古终不怒,持劾每相驱。
埋剑谁当辨,偷金以自诬。诱言虽委答,流议亦真符。
首夏方忧圄,高秋独向隅。严城看熠耀,圜户对蜘蛛。
累饷唯妻子,披冤是友于。物情牵倚伏,人事限荣枯。
门客心谁在,邻交迹倘无。抚襟双涕落,危坐日忧趋。
圣旨垂明德,冤囚岂滥诛。会希恩免理,终望罪矜愚。
司寇宜哀狱,台庭幸恤辜。汉皇虚诏上,容有报恩珠。

《沈佺期诗词全集》

沈佺期介绍

  沈佺期(约656~约714或715),唐代诗人。字云卿。相州内黄(今属河南)人。上元二年(675)进士及第。由协律郎累迁考功员外郎。曾因受贿入狱。出狱后复职,迁给事中。中宗即位,因

沈佺期沉冤

  文学史对佺期公“又皆诌事太平公主、张易之等贵佞”这一说法与史实并不相符。《通鉴纪事本末》中670年到705年李唐王朝内部所发生的一切政事和宫庭之议,犹其是在武后当政和太平公主参政的30多年中,史事

沈佺期仕途考略

  他从政后到底做了哪些事也不太清楚。参照《中国通史》中记载的一些史事,结合全期公生卒年限,以及他在诗中所提到的一些只鳞片爪的记述,只能作个略考。佺期公唐显庆元年(656年)出生于河南省相州府内

沈佺期英邑源流

  翻开民国九年(1921年)校点的《英山县志》附录补遗卷二建置类陵墓一节第72页中能找到这样一段文字“唐学士沈佺期墓,县北四十里株林,昔有祀田,今废。”第

沈佺期台湾医祖

  据康熙版和1915年版的《南安县志》记载,沈佺期(1608-1682),字云佑,号复斋,南安水头人。当过塾师,明崇祯十五年,乡试中举,十六年,登进士,授吏部郎中。明亡,弃官南归。隆


Copyright © 2008 - 2017 www.gushibaike.cn,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
window._bd_share_config={"common":{"bdSnsKey":{},"bdText":"","bdMini":"2","bdMiniList":false,"bdPic":"","bdStyle":"0","bdSize":"16"},"slide":{"type":"slide","bdImg":"0","bdPos":"right","bdTop":"230.5"},"image":{"viewList":["qzone","tsina","tqq","renren","weixin"],"viewText":"分享到:","viewSize":"16"},"selectShare":{"bdContainerClass":null,"bdSelectMiniList":["qzone","tsina","tqq","renren","weixin"]}};with(document)0[(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body).appendChild(createElement('script')).src='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api/js/share.js?v=89860593.js?cdnversion='+~(-new Date()/36e5)];